主页 > 旅行 >

欧洲杯8强名单一妇女拒绝与情夫再纠缠,情夫竟

2022-01-10 11:09 A
一九七九年五月二十一日,这天福州的天气很差,一整天都是雷雨伴大风的。当地有句谚语:“到了小满,江满河满。”这天恰好是农历四月二十六,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。你别说

来源 | 角球比分/农安/角球比分

一九七九年五月二十一日,这天福州的天气很差,一整天都是雷雨伴大风的。当地有句谚语:“到了小满,江满河满。”这天恰好是农历四月二十六,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。你别说,老祖宗留下的话还真准,最近一直不停的大雨确实把大江小河几乎都灌满了。

仓山区上渡街道一个星期前就通知了,说是今天会为居民放一场露天电影——《保密局的枪声》,这片子可是上个月刚上映的,反特故事片,听说很好看,老老少少几天前就急不可耐了。可这下了快一天的大雨好像是跟大家过不去似的,到了午后也还没有要停歇的意思。

眼看着心心念念的电影要泡汤,居民们多少都有些沮丧,那年月,能看一场电影跟过年差不多!幸运的是,到了傍晚雨渐渐地停歇了下来,大朵大朵的白云开始在山间飘来荡去。晚饭前,居委会用广播通知:电影照常播放。这可把大家都高兴坏了。

上渡街道望耕里二十八号的居民林一荣,听到广播通知后,就让妻子俞明瑞赶紧做饭,好早点去电影场占个好位置。吃过晚饭天还没黑,他们夫妇就带着孩子,邀上住在楼下的两家邻居看电影去了。

他们三家住的这栋楼是一幢依山而建,坐西朝东,南北走向的两层小楼房,砖木结构,楼下住着两户人家,楼上的七间房全部是林家的。上楼的楼梯开在楼房的中间,楼梯安装有一个铁栅栏门,平时都是用铁链加上一把挂锁来上锁的。

一九七九年五月二十一日,这天福州的天气很差,一整天都是雷雨伴大风的。当地有句谚语:“到了小满,江满河满。”这天恰好是农历四月二十六,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。你别说,老祖宗留下的话还真准,最近一直不停的大雨确实把大江小河几乎都灌满了。

仓山区上渡街道一个星期前就通知了,说是今天会为居民放一场露天电影——《保密局的枪声》,这片子可是上个月刚上映的,反特故事片,听说很好看,老老少少几天前就急不可耐了。可这下了快一天的大雨好像是跟大家过不去似的,到了午后也还没有要停歇的意思。

眼看着心心念念的电影要泡汤,居民们多少都有些沮丧,那年月,能看一场电影跟过年差不多!幸运的是,到了傍晚雨渐渐地停歇了下来,大朵大朵的白云开始在山间飘来荡去。晚饭前,居委会用广播通知:电影照常播放。这可把大家都高兴坏了。

上渡街道望耕里二十八号的居民林一荣,听到广播通知后,就让妻子俞明瑞赶紧做饭,好早点去电影场占个好位置。吃过晚饭天还没黑,他们夫妇就带着孩子,邀上住在楼下的两家邻居看电影去了。

他们三家住的这栋楼是一幢依山而建,坐西朝东,南北走向的两层小楼房,砖木结构,楼下住着两户人家,楼上的七间房全部是林家的。上楼的楼梯开在楼房的中间,楼梯安装有一个铁栅栏门,平时都是用铁链加上一把挂锁来上锁的。

林一荣今年四十岁,妻子比他小两岁,他们育有一儿一女,儿子今年15岁,女儿9岁。自从夫妻俩去年大吵大闹了一顿之后,就开始分开睡,林一荣带着女儿睡楼梯南侧的卧室,他妻子带着儿子睡楼梯北侧的卧室。其他的房间要么是厨房,要么用来放杂物。

21日这天晚上,当他们看完电影返回时,已经是十点左右了,此时天空已经放晴,一轮弯月挂在远处的山顶。三家人借着月光边往回走边大声讨论着电影的情节,一路上有说有笑,孩子们跑前跑后,大家都沉浸在电影观后的兴奋中。

但是,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一场阴谋正在向他们靠近,死神也正一步步走向林一荣。

大约十点半,他们回到那栋小楼,三家人各自回家休息了。俞明瑞在开楼梯门时感觉到一丝异样,她隐约记得自己用链条锁门时,锁是留在外面的,这会开门时锁怎么跑到了门里面去了。按道理只有回到家里,从里面锁门时才会把锁留在里面。

但她想着可能是自己记错了,或者哪个孩子调皮,胡乱拨弄了一下链条,就没有太在意。回到楼上后,林一荣照例带着女儿睡南屋,妻子俞明瑞带着儿子睡北屋。

俞明瑞回到屋里后,照顾儿子睡下,自己也躺下了。原本福州五月的天气就已经开始炎热,但由于最近一直下雨,晚上也就显得比较凉爽,只是蚊虫开始多了起来。小孩子睡眠好,儿子刚躺下就呼呼睡着了,几只蚊子“嗡嗡嗡”地围着他们娘俩转。

俞明瑞拿着一把扇子,轻轻地扇动给儿子赶着那几只讨厌的蚊子。她手中摇着蒲扇,不经意间又想到了刚才那异常的门锁——难道那个该死的“南洋仔”又来过?不可能啊,丈夫在家时,他从来不敢来的。但她还是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劲,可是想也想不明白,终究抵挡不住瞌睡,渐渐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俞明瑞刚才想到的“南洋仔”是谁呢,和她家又有什么关系?这事还得从去年丈夫到厦门出差说起。

她和丈夫都在离家大约两公里的福州市第二化工厂上班,丈夫林一荣是厂里的技术员,而她则在车间里打打杂。去年三月初,单位派她的丈夫去厦门出一个月的差。原本上下班都是丈夫骑车带着她,两人一起去,一起回。丈夫走后,她不会骑车,只能一个人步行来回上下班了。

这个时候,工厂里有个叫林鸿祥的小伙子出现了。林鸿祥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是厂里的电工。他家比俞明瑞家离得远,不过刚好一个方向,以前上下班偶尔会碰到,由于不太熟悉,也很少打招呼。

丈夫出差后,林鸿祥见她一个人独来独往,就邀请她上自己的自行车,一起走。起初,俞明瑞总是拒绝。但经不住林鸿祥的一次次的盛情邀请,有一次她终于同意了。有了第一次,后面两人就经常一起上下班。上班时林鸿祥路过她家会叫上她一起,下班时会将她送到楼下。

这一来二去,两人就越来越熟悉。尽管比以前熟悉不少,俞明瑞还是没往其他地方想,毕竟自己比他大十几岁,都可以当他的长辈了,偶尔搭一下他的车,他也不至于对自己动什么歪心思吧。但是有些事情往往就不会那么简单。

仅几面之缘,她对林鸿祥还是太不了解,那年月二十五六岁还没结婚,本身就已属不太正常。而且,林鸿祥的背景远比她想得要复杂。

解放前,林鸿祥的父亲林本谦为躲避战乱,带着新婚妻子到了马来西亚。在国外,妻子生下一个女儿后,肚皮再没了动静,这可让传宗接代思想比较浓厚的林本谦急坏了,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啊。好在又过了几年,妻子终于又怀孕生下了一个儿子,这人就是林鸿祥,这个时候,林本谦已经快五十了。

老来得子,林本谦夫妻将这个儿子宠上了天,天天让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无忧生活,林鸿祥的也因备受宠爱而使性格逐渐变得孤傲和偏激。平时大家都让着他,在家里简直说一不二。

由于父母对他不怎么管教,在学校读书时结交了不少当地混混,在国外那个相对开放的环境里,他染上了一身的坏习惯,最严重的就是流氓习气。

在林鸿祥十六岁时,他的父母眼看着家乡已经解放,日子也越来越好过,就举家又从马来西亚迁回到了祖籍福州。林鸿祥在南洋出生长大,所以家乡人都叫他“南洋仔”。

回到家乡后的“南洋仔”并没有收敛他在国外养成的坏习气,一次在学校因对女生耍流氓被公安机关处理,也被学校开除了。于是在街坊邻居面前名声是不好了,这也是为什么他到了二十五六岁还没找到媳妇的原因,谁家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呢。

林鸿祥尽管在初中没读完就因耍流氓被开除,但在当时也算是有些文化了。于是父亲托人给他在化工厂找了份工作,跟着别人学电工,这两年已经出师了。

两人的接触越来越多,林鸿祥开始对大他十几岁的俞明瑞展开了他擅长的手段。阳春三月,万物复苏,隐藏在体内蠢蠢欲动的东西在外力的催化下开始渐渐膨胀。有失检点的俞明瑞没能抵挡住诱惑,鬼使神差地上了“南洋仔”的贼船。在她的丈夫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他们频频约会,或在单位宿舍,或在俞明瑞的家里……

世上的事情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老话也说得好:没有不透风的墙。三人都在同一个单位,风言风语终于在林一荣出差回来两个月后,传到了他的耳朵里。为此,他和妻子大闹了一场,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,两人开始分居了。

吵架后,俞明瑞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不对,深深地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和一双儿女。决定不再与“南洋仔”往来。但是以“南洋仔”的性格,尝到“甜头”的他没那么容易就此罢手。

林一荣在家时,他还算比较老实,但只要林一荣一不在家,他就开始蠢蠢欲动。

去年十月,林一荣再次被单位派了一个月的差。在此期间,“南洋仔”频繁地来俞明瑞家,经不住林鸿祥的死缠烂打,挡不住诱惑的她再次和他发生关系。有一次,林鸿祥离开她家时还顺走了她丈夫的钥匙串。从此,更是如入无人之境,经常自由进出。后来,俞明瑞曾经找他讨要过那串钥匙,但是被拒绝了。

过了一九七九年的农历春节,耐不住寂寞的林鸿祥也不管林一荣是否在家,频繁地约俞明瑞偷偷相会。俞明瑞嘴上答应,但是心中还是有所顾忌,于是次次都放了他的鸽子。这次,俞明瑞是下定决心要和他断绝来往了。但是,林鸿祥不这样认为,他一直觉得是林一荣在阻止他们俩来往。被畸形恋情冲昏头脑的他动了恶念,他要杀了林一荣来解心头之恨。

偷了别人的老婆,还不允许别人阻拦,否则就要杀人,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。

如何下手呢,林鸿祥想到用刀,又怕留下痕迹;想到投毒,又觉得不妥。最终,他想到了自己的专业:电。用电击杀,应该非常隐蔽,警察也很难破案。

林一荣家他去过多次,里面的情况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哪里可以接电,开关在哪里,他都非常清楚。一个阴毒的方案在他的头脑中逐渐形成,剩下的就是等待下手的机会。

五月二十一日晚,街道组织大家看电影,他知道机会来了。他趁那栋小楼的三家人都去看电影的时机,用偷来的钥匙打开楼梯门锁,回身又把链条锁锁上。锁的时候他没有把挂锁放到外面去,而是不小心留在了里面。可惜他的这个疏漏并没有引起俞明瑞的足够警觉。

上楼之后,他又重新勘察了林一荣的房间,确认了电灯泡和开关的位置。然后就悄悄地躲在楼上其中一个没有上锁的杂物间内,忍着蚊虫的叮咬,静静蛰伏着。

十点半的样子,楼上楼下的居民都回来了。刚躺下准备睡觉时的俞明瑞怎么也没有想到,那个“南洋仔”真的来了,而且就躲在她的家里,危险也在悄悄地向她的丈夫逼近。

午夜十二点半,一轮弯月挂在当空。没有了云的遮挡,月光在暗夜里显得很是明亮,从杂物间窗户斜射进来,照在“南洋仔”那阴森可怖、杀气腾腾的脸上。

估摸着都该睡着了,他悄悄从杂物间出来,轻轻地推开南侧卧室的门,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。借着月光,他看到林一荣父女二人已经熟睡,林一荣的正有一声没一声地打着鼾。林睡在外侧,他的女儿盖着薄被睡在里侧。

眼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即将断送于自己之手,但被畸形的爱和恨冲昏头脑的“南洋仔”没有丝毫犹豫。

他迅速卸下电灯泡,旋开灯头的胶木盒,将事先准备好的两根电线分别接到灯头的两个接线柱上,然后将一根裸露的电线轻轻地绑在林一荣的左小腿上,另一根露着线头的电线包在被子一角里,猛地按在林一荣的脸上,同时拉下了放在床头的电灯开关。这一连串的动作连贯而紧凑,最后的“一按一拉”,一气呵成。可见这杀人的步骤在他心中已经预演了无数遍。

可怜的林一荣,哼都没哼一声,当场就被电毙。

林鸿祥尽管看到了电源接通后的电火花,隔着被角也感受到了林一荣被电击后的抽动,但他依然担心林一荣没死。于是,他关掉开关,将绑在死者左小腿的电线解下,又缠上死者的右脚趾,另一条放在死者的嘴唇上,又通了一次电……

人,为了偷情竟然可以狠毒至此……

在确认林一荣已经死了之后,他才收起电线,重新装上了灯泡,拉了下棉被给林一荣盖好,关好房门,下楼又锁好楼梯门,逃跑了。

第二天清早六点左右,俞明瑞起床走到楼梯口,见楼梯门还锁着,以为丈夫还没有起床,就走进南卧室叫他起床。结果发现其丈夫一动不动,再近点查看,发现已经死在床上,女儿仍睡在身旁。俞明瑞吓得大哭,急忙叫醒女儿,奔下楼呼唤邻居。

邻居们赶紧过来查看,尽管从外观来看,林一荣除了嘴唇上有黑色的痕迹,其他没有外伤,也没有血迹,看起来像是暴病死的。但昨晚还一起看电影,有说有笑的一个大活人,说没就没了,大家还是觉得难以接受,也觉得这事太蹊跷。

尤其是联系到他们的这位女邻居一直和“南洋仔”搞得不清不楚,最近那家伙还经常来纠缠。会不会是两人奸情再次暴露,合谋毒害了林一荣啊?邻居们越想越可怕,于是赶紧报了警。

警方对现场进行了仔细地勘察,发现死者面部、颈部、左小腿和右脚中趾有明显的灼伤痕迹,尤其是右脚中趾有一圈条状伤痕,印痕明显,深至趾骨,表皮烧焦发黄,周围充血,不象刀伤,象电灼伤。随后公安机关利用器材进一步检查发现,死者烧焦的印痕处附有极微量类似绿色胶皮合股电线。尸体剖验和胃内容物化验,证实死者并非中毒或暴病死亡。

由此确定,死者被凶手使用特殊手段——电击杀害。

警方通过外围调查,掌握了俞明瑞的生活作风问题,于是顺藤摸瓜,寻找那个和俞明瑞有染、懂电工、又对她家情况比较熟悉的人。

很快,“南洋仔”林鸿祥就进入了警方的视线。随后,警方搜查了林鸿祥的住处,找到了林一荣的那串钥匙和没有来得及扔掉那一段电线。经技术鉴定,这些正是他行凶时所使用的工具。

在铁的证据面前,林鸿祥交待了自己的全部罪行,至此案件大白。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庄严审判。

细想之下,如果林本谦夫妇能够对孩子从小加强管教,不要过分溺爱,使林鸿祥成长为一个正常的孩子;如果俞明瑞生活作风能够检点一些,不去理会林鸿祥的招惹,洁身自好;如果她在那晚发现门锁异常时,能够提醒一下自己的丈夫,可能会有危险;如果……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,但历史往往就没有如果。

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但好像又没结束。有些事已经成为了历史,有些事可能正在发生着,有些事可能将来依然还会发生。奉劝那些有异心的朋友,老话说得好,自古奸情出人命,慎之慎之再慎之啊。

(责编:李雨)

未经角球比分/农安/角球比分正式授权严禁转载!

展开全文

点赞(449)

角球比分/农安/角球比分

相关阅读

角球比分/农安/角球比分